当前位置:知识产权平台 » 法律维权 » 以案说法   正文

玩企“打假”在博弈中前行

时间:2016-11-05   发布机构:

小作坊千方百计打探大工厂玩具最新的消息,甚至以“潜伏”卧底的方式攫获新品手办;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大工厂不惜聘请退役“侦察兵”、“特种兵”打假,甚至四处安插专人“扫荡”盗版销售现场——这不是电视剧中上演的“商战”桥段,而是现实中活脱脱存在于玩具行业的“造假”与“打假”博弈战。

 

众所周知,玩具侵权的违法行为,侵害了原创制造商及消费者利益的同时,侵权者还逃避管控和税收,不单对国家税收造成损失,也破坏正常的市场秩序,导致守法企业损失惨重,从而影响其投资积极性乃至行业的兴旺发达。

 

侵权猖獗泛滥

 

    由于进入玩具行业生产经营的门槛不高,所以业内不乏造假售假的情况。有玩具作坊不惜重金收买大玩具厂的工人,让其提供玩具图纸、模型乃至成品。在获得“情报”后,作坊旋即生产“山寨”品,并火速推向市场,结果往往是比“正品”还更早抢得市场先机。

 

    如早年市面上泛滥的“蓝猫”假冒产品,其数量之大、品种之多、范围之广,在中国企业中是少见的,玩具、服装、书包、文具、童鞋、糖果食品、复读机等领域都发现了假冒产品。以盗版蓝猫VCD为例,据估计,盗版份额占市场的90%以上。正版蓝猫VCD销售额近1亿元,盗版VCD造成的损失约为9亿元。

 

    又如近年红透大江南北的《喜羊羊与灰太狼》动画片,虽然造就了史上最能“赚钱”的羊,但据主创公司原创动力负责人称,他们赚的只是蝇头小利,大部分的利润已被盗版商所吞噬。

 

“动漫第一股”奥飞公司,作为玩具生产大户,同样饱受盗版的困扰,众多自主玩具品牌,如悠悠球、铠甲勇士、陀螺等热销产品无不成为被仿冒的重灾区。作坊生产的仿冒产品多为“临摹”奥飞的产品,稍微加点改动,如放大或缩小尺寸、简单变换造型,调整包装设计等,无非是降低作坊的生产成本之举。

 

维权艰辛道远

 

随着对产品的知识产权保护意识不断提高,玩具企业主动出击打假,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提升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知名木制企业,奥光集团有限公司也面临着盗版问题困扰。据了解,公司早前发现在淘宝网上及部分实体批发的经销点在未经公司同意的情况下,违法销售类似公司品牌“智立方”的产品,而此类产品经查证都属于非法的盗版、侵权产品,此类侵权行为已严重损害了该公司的品牌形象。为此,奥光集团有限公司发起了维权行动,要求非法经销商立即停止销售违规产品。

 

“盗版产品几乎都是抄袭我公司的作品,甚至是直接模仿的赝品。其成本低、质量差,严重扰乱了市场的正常经营秩序。但我们还曾连续接到了所谓的‘投诉电话’,指责我们打击盗版的行为是为难小本经营店。”奥光集团有限公司负责人表示,企业正常的维权工作在侵权人看来,竟成了存心刁难,煞是令人费解。

 

尽管,奥光集团的维权之路并非一帆风顺,但不能阻停他们维权的步伐。据悉,奥光公司为此特别成立了维权办公室,专门负责知识产权保护的工作,相关事务正在有条不紊地开展中。

 

双轨护法各有侧重

 

据了解,在我国,2002年9月,新《著作权法》施行,修改后的《著作权法》把杂技、建筑设计、玩具等立体美术作品也列入受法律保护的作品范围。

 

而我国的知识产权保护,实行司法保护和行政保护双轨制。简单来说,司法保护即提起诉讼,其特点是周期比较长,维权成本比较高。行政保护则是企业现实维权中较多运用的“武器”,通过工商部门查处侵权行为,其特点是收效更为快捷。

 

正因如此,不少有实力的生产企业,如原创动力、奥飞、澳捷尔等版权及生产企业,均采用近年兴起的专业维权代理公司模式。即版权方授权给维权代理公司,让其和各地公证处形成业务联络,同时安排下属人员四出调查取证,然后进行证据保全、大批量地起诉索赔。

 

据了解,此模式已经进入“产业化”运作,涉及公证处、维权代理公司、律师和版权方。一般的利益分配行情是,维权所得收益扣除成本:数百元每件的公证费、15%~30%的律师费,剩下利润会由代理维权公司和版权拥有方进行平分。 

 

但是由于生产侵权产品的厂家比较隐蔽,难以追踪捣获,所以盗版产品的经销商尤其是知识产权法律意识淡薄的个体经营商户,往往成了企业打假的“主战场”。

 

虽然此举会引来“钓鱼执法”之嫌,但有律师认为,企业打假耗资巨大,人力财力成本投入不菲,而专业维权代理模式通过震慑零售终端来迫使上游的盗版工厂偃旗息鼓停工停产,这也是版权方通过零成本,甚至是获得收益的有效维权方式。

 

解决盗版问题是一场规范市场运作的持久战,企业遵循法律途径维权固然重要,但期间的调查取证、聘请律师、上庭诉讼……费用昂贵。此外,还面临法院判决的执行难问题,也就是说即使权利人胜诉,也可能因为无法执行,使权利人前期的所有努力徒劳无功。

 

所以,玩具企业更应加强自我保护的意识,对产品提前采取保护措施,不让盗版商有机可乘,减少解决产权纠纷过程中的阻力。如提高防伪技术门槛,让每一批出厂的产品都有独特的认证号;积极申请专利保护产品,防止恶意侵权仿制;以及向有关部门,如海关总署办理知识产权海关保护备案,对涉嫌疑似外观仿冒、商标类似等侵权行为开展进出境海关渠道关卡拦截。

 

总之,发挥一切可能的正能量,维护企业及行业的长久利益。


来源:《中外玩具制造》2013年3月号,作者:张嘉雄

广东省玩具协会知识产权工作部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中外玩具网 粤ICP备13023376号
电话咨询:020-66842113 66842195 邮箱:2880604510@qq.com